蒼南縣教師進修學校培訓處王主任、辦公室何副主任等人,在結束對龍港鎮18所幼兒園校本培訓考核後,與被考核幼兒園的30餘名工作人員在巴曹綠島酒店用餐。該鎮第三幼兒園女副園長洪某在宴請中陪酒,後導致中風。18日,蒼南縣紀委對相關7人違紀行為作出了撤職、降低崗位等級等處分。
  可以看出,從發現網絡輿情到出面應對,當地部門的態度是積極的,處理是及時的。但這種“雷厲風行”,還是會讓人產生兩個疑惑,一是假如當地平日的反“四風”工作一直是這麼“雷厲風行”的話,怎麼還會出現三四十人公然在酒店公款“用餐”的事?二是假如沒有人酒後中風,或者女副園長中風後,此事沒被人“捅”到網上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人被處分了?
  這場導致一人中風、七人受處分的“用餐”,宴請的主人是誰自不用多說,但這些被考核者是幼兒園,請客的錢並不是從園長、副園長自個的腰包里掏出來的,那麼這錢到底是誰掏的?是從哪一筆堂而皇之的經費里支出的?在反“四風”活動廣泛開展的當下,是不是還給一些機關事業單位留下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公款支配空間?
  再者,考核者與被考核者同桌喝酒,即便是在所謂“考核後”,也還是一個敏感事件。當然敏感的主要是被考核者。幾乎可以想見,在宴會上,考核組的組長、副組長,是如何被眾星捧月般地輪番敬酒,是如何被一句句高明或不太高明但同樣受用的奉承話包圍,酒不醉人人自醉。而作為被考核幼兒園的園長或副園長,雖然基本上是女人,雖然可能不愛喝酒或不會喝酒,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即便不是組長硬讓自己喝,估計也會出於種種利益的考量,破例喝了,甚至喝多了。當酒文化與官場文化在酒水裡交融在一起,從酒里散髮的,不是清香,是一陣陣污濁之氣。
  陶淵明說“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是說世人迷戀名利,我獨耽於酒後與自然冥合的境界。而自古以來的官場之酒恰好與之相反,酒常常成為一個追逐名利的媒介,在觥籌交錯、酒酣耳熱之際,許多明的暗的關係得以潤滑,許多明的暗的利益得以溝通。這樣的酒場上,強者不是酒量最大的人,強者是官職最大的人。從這個角度來說,反“四風”帶來的公款“禁酒令”,雖不是治本之道,卻也不光光起到管住官員貪吃之嘴的作用,還能有效遏制借酒宴作平臺出租權力的行為。
  蒼南縣的這場酒宴,說大不大,要不是有人因之中風,估計也不會引人關註;但說小也不小,在中央與地方三令五申的情況下,公然頂風違反規定。不過,光註意到花錢設宴的“頂風”是不夠的,還要關註“奢靡之風”背後的國庫漏洞與權力尋租之風。
  (原標題:陪酒致中風,光追究“頂風”還不夠)
創作者介紹

買房子

dh12dhlo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